重庆方言电视剧真的很美,谈重庆方言剧的美感

时间:2017-10-12 23:13 文章来源:云南西南方言网 点击次数:

重庆方言电视剧真的很美,谈重庆方言剧的美感。
作为地方语言的重庆方言剧,得到观众喜爱的因素很多,其美感有乡音浓厚、语感顺口、听觉柔和、韵昧较强、意义丰富等。方言剧的语言美、形式美、听觉美、视觉美处处皆是。以一段《傻儿师长》剧情为例,分析了重庆方言剧的部分美,旨为解说重庆方言的美。

1 重庆方言剧视觉美
美的创造是一切视觉形态设计最根本的原则之一,人们对形态美的判断和评价已形成了3种最基本的准则:注重形态自身形式的特殊结构与组织关系,强调形态的表现特征,表现美、模仿美。
观众欣赏方言剧,喜欢那些以明显独特的方式表达出来的舞美设计,因为这样的设计可以减少他们在观看演出时理性的审视度[引。观众接受方言剧也取决于剧情和拍摄效果,拍摄效果就是视觉美的具体体现。而视觉美又表现在色彩、对称、平衡和习惯的视觉上,就是为了满足观众的微观权利——视觉美的享受。
2 重庆方言剧的听觉美方言剧在给观众的信息、语码转换(codeswitching)、剧情的延伸等属于把听觉美奉献给观众的过程。一个剧目的音乐唱腔是否优美,能否为群众所喜爱,是其成功的标志。但是重奏作品中相同或相似素材在不同声部不同乐器间的交替重复极为常见,这种重复是音乐创作常用的发展手法之一,它有时是完全重复,有时是变化重复或有时表现为模进、再现等。在方言剧的再现过程中,音乐起了一定的衬托作用,方言本身就是很好的听觉美的享受。方言的审美因素有乡土情感认同,乡土语言的音感、语感最为牢固,最顺口,方言土语在特定的语境中有较为方便地成为审美对象或者审美媒介的条件[51。以《傻儿师长》关于“活埋傻儿一节戏(smalltalk)为例:叔公为维护其威望,被迫活埋“傻儿”,在一群乡绅的簇拥下对“傻儿”执刑。叔公(抖抖索索展开判决书,悲痛欲绝地半念半唱)樊门不幸,出此孽障??行为不轨,吃里扒外?? 屡教不改,自绝樊门?? 为靖地方,死罪活埋??死罪活埋??(与此同时镜头不断地在叔公、傻儿、乡绅之间切换,各色人等表情各异且生动丰富)切至傻儿特写傻儿(颇有感慨地)格老子,划几拳就把命除脱(丢掉、搭上),划不着(cho阳平)哟!樊宝 (原以为不过做做样子而已,见真要执行活埋,着急地对叔 )哎(6上声)老太爷!你想堑 ( 圭 ) 堡: 垫堑 查 堡 想好了才(tai阳平)干!哎,老太爷??傻儿(气壮地打断樊宝的求情)啥子(什么)(A)都莫说了!(B)不怪天,不怪地,也不怪我??(C)活了这么大,才死头一回儿!(D)是人,横顺(早晚、一定)都要死一回儿!(E)与其哭哭啼啼的死,不如高高兴兴的死;(F)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低头欲跳进坟坑,发现坑挖得很浅,对众力夫)嗯?咋(为啥)挖这么浅呢?(喊声)狗刨了呢?
挖深点!
众力夫(赶紧欲再去挖深点)要得!要得!
樊宝 (同时赶紧上前阻止力夫)哎,哎哎哎
? ? 莫慌? ?哎? ?
(切至叔公特写)
叔公(气得双唇发抖,痛苦状,无语)??
(切回傻儿)
傻儿(一本正经地)哎,(G)等我睡归一(好)
了,你们再盖泥巴哈!
叔公[见傻儿不懂窍(明白)真要死,气得发
抖地哭骂](H)樊鹏举,你硬是(的确)个傻儿哪
傻儿(报复地,咬牙切齿)你才傻!(I)你把
香炉钵钵都打烂了,(J)二天(以后)你死了,莫得
人给你端灵牌子了!(转头,大义凛然又有些茫然
的表情,低头,纵身跳下深深的土坑)
(音乐响起,力夫们揎泥入坑的慢镜头。接着
是片尾。)
2 1 押韵美
画线部分为回文,很能再现音韵节奏(tempo),让听众感受到语者的心情。从音韵上来说,这几句话有轻重、缓急和停顿,具有声乐感,A句用干脆的语调体现了主人翁大义凛然,B句结尾的“了”,发音是元音,读成“lo”,和后面的“我”读成(o)押韵;C句是对举句,前面是升调,后面是降调,c句和D句同样是韵律作用,E也是,F的“汉(her)”同样和“回儿”韵,G、H押韵,I、J句三处押韵,还有前面的“出脱”和“划不着”也押韵,外加音乐的陪衬,更显音韵美。试比较:如说成油腔滑调,情景会如何呢?此外,还有很多美,如:
2.2 整齐美
B、E、I等句中,在句式上听起来也是整齐、对仗,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情结。音韵上口,乐音较强,让观众在听觉上得到美的享受,心情上得到了渲染,这也是整齐美的体现。
2.3 维纳斯美
B、H句和中间部分停顿、无声,也是把维纳斯(残缺)美传递给观众,让观众自己去体会、感悟和想象,增加了语用的效果。
2.4 叠韵美
E句中“哭哭啼啼、高高兴兴的”,I句中的“钵钵”属于文字上的重叠表达,产生叠韵美,又让观众体会到了方言的另一美感。
2.5 数学美
B、D句的“一”,F句的“二十”,G的“归一”,I句的“二天”等,属于数学美,兼有逻辑和数字的美。
2.6 形式内容美
2.6.1 形式美。方言剧的生存另一个特点就是借助剧本本身的形式和内容(form&content)展现美,也需要台词、背景、音乐等在形式上和观众见面,在内容上和观众沟通,桥梁用美来缩短距离(shorten distance)。上面所提到的押韵、视觉美等都是该范畴。
2.6.2 内容美。该片断中,有“莫说、不怪、咋、莫慌、不懂窍、莫得人”等否定句式,来进一步体现剧情的内容美,剧本本身的质量也是内容美。
2.7 演绎美与归纳美
同样,里面内涵上出现演绎美与归纳美,如:c、D句“横竖(迟早)”、F、G“睡归一”,本意为好、舒服,引申为安埋了、I句中的“把香炉钵钵都打烂了,原为比喻可以祭祀祖先的男性后嗣,演绎为“断后”。还有“莫得人给你端灵牌子了”本意是“祭祀祖先由长子执行”——演绎为“无后人、断后”等,几处都透出方言的演绎美与归纳美。
2.8 含蓄美
语言形式的隐喻与深层含义之间联系越巧妙其审美效果越好。B句中隐涵了“只怪你”,C句也挪喻为“死的机会多多,我就不怕”,D句隐射了“人,固有一死,怕什么?”,还有“狗刨”指代“办事不力、马虎”,E、F句倒出了“应该死得像样”,G句又挖苦了“忘恩负义、自绝后路”,I句更是暗骂“断后”!这些言语美,伴随着演员的面相声势等烘托出重庆方言剧的美,在恰当的语境中选择了恰当的渠道[ ,把生活化、本土化语言奉献给观众,满足了观众的求美 新意识。
3 结束语
以上仅从美学语言学观点浅谈方言剧的生存理由和欣赏重庆方言(图1),方言剧生存还有时代、经济、观众情结、宣传、语用、言语等多方面的理由。欣赏方言剧的美还可以从物理、生态、环保、历史等方面来欣赏,解读言语和语言还可以从社会语言学、语用学、言语学、语言学、对比语言学、二语习得、语篇分析等来阐述。这些是为了更好地解释语言现象,而不是为了规定语言范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