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方言网推荐:重庆话论赵本山与李伯清

时间:2015-01-22 14:35 文章来源:云南西南方言网 点击次数:

       很多人也许不晓得著名专家、学者的名字,但是却晓得赵本山与李伯清的名字。赵本山在东北,李伯清在重庆,都家喻户晓。
  
  赵本山与李伯清都是杰出的民间喜剧表演家,各有特色。
  
  从表演类型来说,赵本山是喜剧小品;李伯清是散打评书。
  
  从语言风格来说,赵本山是东北国语;李伯清是重庆方言。
  
  从写作剧本来说,赵本山有创作班组;李伯清是个人创作。
  
  从创作内容来说,赵本山为条件开放;李伯清为自由随意。
  
  赵本山形象标志是:头戴破帽。李伯清也不妨来个:头戴草帽。
  
  赵本山的东北国语接近标准国语,所以,其表演不但没有受东北方言的限制,反而乘机添加东北方言特色而赋予情趣,有利于在中央电视台表演。
  
  李伯清的重庆方言较偏标准国语,所以,其表演不但要受到重庆方言的限制,而且难以添加重庆方言情趣而落却特色,不利于在中央电视台表演。
  
  重庆方言,变为重庆国语是不难的,不需要刻意改变发音,只需要改变方言词语,尤其是骂人的方言,重庆言子儿,应该变为标准语言。
  
  瓜娃子,就是傻瓜。瓜兮兮,就是傻乎乎。闷得耳,就是傻哑巴。憨包,就是蠢货。龟崽子,就是笨蛋或者私娃子,就是外遇男人生的娃。馊皮,就是邋遢女人。蓑叶子,就是青楼女。烂虾子,就是窝囊。傻皮,就是傻女人。还有国内通用骂人语言:球、皮、箕巴、王八之类的。
  
  只需要把这些重庆方言改变为通用语言:傻瓜、蠢货、笨蛋、王八,让国人都能听懂,如此,容易变为重庆国语。不能认为在喜剧表演中添加骂语就是低俗。这是国人几千年形成的习惯用语,现在已逐渐演变成为语调加强词,没有恶意。
  
  两位农民来到城里,一位说,“好球多的人。”意思是说:“异常多的人。”两人进入餐馆,重庆土话,一位说:“箕巴好辣。”意思是说:“海椒太辣。”都是习惯用语,不是怪话。
  
  国外专家研究发现,适度骂人能调节人的情绪。很多情绪忧郁的人,骂人以后都能改善忧郁情绪。国外有的政界要员也喜欢以骂人来释放忧愁,改善情绪。
  
  没有骂语的喜剧远离民众,很难让大家感受到喜剧的味道。在激烈的竞争时代,很多人辛勤烦劳,需要喜剧调节情绪。赵本山与李伯清的表演之所以得到民众的喜爱正是由于给大家带来欢乐。
  
  赵本山与李伯清的剧情都很接近民众生活。以李伯清《假打》与赵本山《卖拐》来说,都很有创意。《假打》反过来是“打假”,这应该说是李伯清的喜剧代表作品。《卖拐》反过来是“拐卖”,赵本山多次表演《卖拐》的续集,反映赵本山很欣赏这个剧本,有理由说是赵本山的喜剧代表作品。
  
  赵本山在《卖拐》里,表演“以拐骗车”而“拐卖得利”的不正竞争,表演很成功。对于车主轻易受骗不妨添加语言逻辑而顺理成章。
  
  李伯清在《假打》里,表演观众对名人的感受,也表演自己对打假的感受,这两个感受配合得很协调,是喜剧佳品。有些情节适度渲染是很好的。
  
  李伯清进厕所,收费的女娃说:“李老师么,特殊优待!随便你拉!”
  
  李伯清笑道:“嘿嘿!没想到能够在此地享受港台歌星的特殊待遇,万分荣幸!”
  
  途中,李伯清“打的”司机不收车费,说:“李老师,你坐我的车,这是我的骄傲!”
  
  “我给你车费,这是我的骄傲!大家一起骄傲吧!”李伯清笑着说,然后递给司机车费。
  
  李伯清买一只名贵的猫,那里晓得卖猫的人也假打,猫竟然被鼠抓残,李伯清茫然:“这是咋个整的?”
  
  突然听到角落里传来得意的声音:“本鼠对此次事件负责。”
  
  李伯清买一只最贵的鹦鹉,参加国内“名贵鸟类说话竞赛”,很有把握拿到前几名。在竞赛中,所有的鸟都充分表演说话能力,有的呤唐诗,有的说外语。只有李伯清的鹦鹉是个“闷得耳”傻哑巴。李伯清拍打着鹦鹉,只听到鹦鹉发出咕噜声,似乎很压抑,李伯清很着急,对着鹦鹉大声吼道:“说大声一点!”
  
  鹦鹉带着委屈,叫道:“李老师在此参赛,本鹦鹉怎么敢班门弄斧?”
  
  “耶!你说我是参赛的鸟?”李伯清说,“岂有此理!”
  
  李伯清的“巴蜀擂台”与“专集”托出丰富的生活情趣,充分反映出李伯清的表演天才,李伯清通过自己对人生遭遇的感受,也让观众得到深刻启发。
  
  作为民间喜剧艺术家,相对于学院喜剧艺术家来说,不容易被正统喜剧思想约束,有自由广阔的创作空间。
  
  学院喜剧艺术家的优势在于:极有条件学习和研究正统喜剧思想,训练有素。也正是这个优势,带来局限,容易受正统约束,习于在正统喜剧思想的框架以内进行写作,自由创作的空间反而被约束。
  
  民间喜剧艺术家的劣势在于:难有条件学习和研究正统剧本思想,自学成才。也正是这个劣势,带来自由,难以被正统约束,善于在正统喜剧思想的框架以外进行写作,自由创造的空间反而很广阔。
  
  物以稀为贵。正统喜剧思想是已有的,大家习以为常,不足为奇。大家需要的是正统框架以外的喜剧。赵本山与李伯清的民间喜剧正好填足广大民众的需求。赵本山与李伯清让大家感受到自由、轻松、趣味、欢乐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欢乐富有。
  
  李伯清感慨自己不善于唱歌,不自觉的要唱变调。其实,这正是李伯清的天才。也许李伯清听到这话,要说:假打!
  
  决不是假打!唱歌不变调的名人不乏其有,象李伯清“不自觉的唱变调”的名人有几个呢?太稀有啦!通常的名人都担忧唱变调有碍水平。李伯清不必担忧唱变调,相反,唱变调才好。喜剧,之所以为喜剧,正是由于“唱变调”呐!唱得很准,那还有什么喜剧味道呢?
  
  若是不相信,请李伯清不自觉的唱一支变调的歌,然后唱一支不变调的歌。不变调的歌大家感觉到习以为常,不足有趣,变调的歌才能感受到趣味、欢乐。
  
  任何艺术都不是至善极美的,真话实说,赵本山与李伯清都是优秀的喜剧天才,但是由于剧本的局限,没有发挥到应有的水平。赵本山感叹写剧本很困难。为什么困难呢?这是由于剧本的来源被限制。
  
  很多人成名以后,难免不居高在上只相信自己的创作能力,怎么能继续吸取民间丰富的喜剧原料呢?大海处在最低的地位,才能汇聚千溪万河,才有大海的浩瀚波涛啊!所以,艺术的辉煌不只是表演层次,还有理念层次。
  
  李伯清本应该凭借自己的名望培训人员建立“李伯清散打艺术团”表演唱歌、舞蹈、小品、散打,这是发财的灿烂前程。但是,李伯清却选择剃度出家。很多观众不懂,觉得李老师迈向辉煌之际,出家为僧甘愿过平凡生活,太不值得。
  
  地球平凡么?平凡!
  
  若干亿年,地球的历程只是一个平凡的椭圆轨道,能说地球不平凡么?
  
  地球辉煌么?辉煌!
  
  正是地球若干亿年的平凡运行,才有人类,才有人类的辉煌,能说地球不辉煌么?
  
  李老师出家为僧,是理念的提升、人生的飞跃,抛开利欲功名的思想负担,站在无为的理念层次上感悟人生研究艺术必然极其深刻,是值得的。
  
  道德真君李耳说:
  
  “众人昭昭,我独若昏。众人察察,我独闵闵。澹兮其若海。漂兮若无止。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吾欲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很多学者都把“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翻译为:众人都有作为,只有我愚顽且鄙俗。
  
  这与李耳的理念不协调。李耳是说自己抛弃鄙俗,绝不是说自己鄙俗。
  
  翻译:
  
  众人清醒睿智,好像只有我愚蒙啊。众人能算善计,好像只有我懵懂啊。
  
  迷茫啊!好像在波涛浩瀚的大海里。漂荡啊!似乎没有边际。
  
  众人贪名求利能干有为,只有我顽强地抛弃且鄙视名利。
  
  我的欲望与众不同,而以生活的根本为珍贵。
  
  “迷茫啊!好像在波涛浩瀚的大海里。漂荡啊!似乎没有边际。”这是说众人迷茫、漂荡,重庆方言电视剧,绝不是说李耳自己。李耳绝不希望在苦海里迷茫、漂荡;却是希望在“无为”的平凡境界,感受自由、轻松、趣味、欢乐,这才是生活的根本,重庆方言,是最珍贵的。
  
  人的辉煌不只是发财,还有理念,在无为的平凡境界才能感受到自由,感受到轻松,感受到欢乐,感受到富足,这才是真正的辉煌。抚州,抚州论坛,新抚州网,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