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方言网推荐重庆文化:朱沱逸事

时间:2015-01-23 09:30 文章来源:云南西南方言网 点击次数:

  重庆方言网推荐重庆文化:朱沱逸事。
  
  朱沱的回水沱是沿江可贵的天然深水港,在人力船“当道”的年月,是上下水船必停的站口。夕阳西下,古镇的河边便会喧哗起来,船桅树立,小贩的叫卖声此伏彼起,补衣妇们从这船跳到那船,边做着手中的活计边和船工们戏弄,插科打诨,汉子们乐了,江水也乐了。
  
  由于水道的快捷,朱沱成了闻名的商埠和货品的集散地。由于有利可图,操着南腔北调口音的人都来经商,开号口。古镇有条街叫“三益号”即是赖家、张家、曾家合伙开的号口。朱沱是米窝子,大多数做的都是重庆生意,经济繁荣。所以,朱沱的三宫八庙修得很气度,从三益号到横街子几百米靠河一侧街道上,宫庙一座连着一座,无穷精巧。充分表现了移民文明的特性和包容性。在长江沿岸是名列前茅的。
  
  古镇的茶馆许多,最闻名的是一家招牌叫“各说各”的茶馆。茶馆文明是古镇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许多俚言俗话在这里发生传承。以古镇十八自己的名字编的“十八之”即是其中之一,表现了古镇人的“才华”和诙谐。记不全了,其中有几个“之”是:
  
  一、太阳出来——赵海之
  
  二、太阳落山——黄熙之
  
  三、猪儿跑了——罗捉之
  
  四、刀头不热——冷献之
  
  五、娃儿不吃药——凡贯之
  
  六、糍粑落地——唐辉之
  
  七、皇帝娘娘偷人——王奉之
  
  古镇有许多奇特的传说和故事,最多的是李公菩萨和妖道王白吉斗法的故事。传说王白吉想在朱沱阻断长江,使上游成为湖泽,一天晚上,王白吉用妖法赶来许多巨石填堵长江,眼看诡计行将达到目的,但赶来的巨石没有了,还有一条水道未堵上,王白吉匆促又施妖法挑来一担泥土想堵上窄窄的水道。在危急关头,只听雄鸡高鸣,一只大红雄鸡突如其来,王白吉是千年修成的青蛙,大雄鸡是它的克星。大雄鸡即是李公菩萨正义的化身,战胜了凶恶。如今古镇的下流有一条过江的石龙,又称桌子角。拦堵了长江只留下一条窄窄的湍激水道。江心的上下赵中坝和温中坝听说即是王白吉留下的两担泥土。
  
  桌子角岸边的悬岩上本来有座九级斜塔,又称江岸宝塔。椐说是李公菩萨怕桌子角滑去阻断水道,而使法插了一根树枝,扯了几叶丝矛草拉住桌子角不让其滑动。后来,在这当地修了塔,替代了树枝。塔是一根桩,天长日久地拖着桌子角而拉斜了。文明大革命中,有的人心血来潮,干了件“刮毒”事,说是“四旧”把它炸了。
  
  改革开放后,有人主张民间集资重修白塔,并在松溉一个照相的那里找来了相片,由于一些缘由,毕竟没有建成。
  
  朱沱有个言子叫“汉东蚊子——吃客”传说是明代“孙孙打婆”忤逆不孝的案件判不懂事的孙孙五牛分尸。小孙孙冤魂不散,成为了蚊子,并且专咬外地人,由于判冤案的官是外地人。
  
  古人很会编故事,赋于没有生命的山水鲜活和灵动。陈旧的奇特会让人想得许多,很远……所以,文明是旅游的魂灵。
  
  永川朱沱全名叫“朱家沱”,长江上游回水沱边一古镇。
  
  朱沱明代曾经的地名叫“汉东城”,后因古镇姓朱的人多,人多为王,所以后来改名“朱家沱”了。
  
  朱沱风水极好,后有二郎山,东有四望山,前有上下二仙女山隔江相望。因而,古镇就有了一条民间撒播的联对:“朱家仙女偷二郎,回头四望”。
  
  四望山上有座庙,庙里供奉的是李公菩萨。李公菩萨的俗名叫“李克用”。唐代黄巢义师霸占长安,唐王仓皇出逃向沙陀国借兵,酋长李克用派大将勇郎率兵帮忙唐军克复了长安,但勇郎大将却在长安之役中战死,因而在此设庙供祭李公和勇郎。朱沱唱戏是不能唱“沙陀搬兵”的,原由是避勇郎战死之讳。
  
  古镇通往四望山庙拾级而上的小街叫“高石坎”。两头有不少“马房”(马帮住宿的当地)。半途有个路人“幺滩”的幺店子叫“流水岩”。“幺滩”,即是,“歇气”“小歇息”的意思,是河流文明语汇的扩大,源于长江里的船工在通过了激流险滩后,膂力耗费很大,在缓水的河段就会“歇桡”小歇息一下,称之“幺滩”。在沿江一带,这个名词就被广泛使用了。
  
  流水岩上有几棵陈旧的黄桷树,遮天蔽日,几间卖凉茶,便饭的草屋搭在树下,小时候经常去耍,由于它让我联想到《水浒》里的“井阳岗”、“十字坡”、“快活林”和锄强扶弱的豪杰们。流水岩的路旁边有几块无穷的石碑,是清代官府的布告,内容是:“禁止宰杀耕牛”、“禁止滥伐树木”、“禁止毒杀鱼虾”,“禁止捕捉青蛙”。
  
  站在四望山上往下一看,古镇象一条披着鳞鳞乌甲的大鲤,自西向东,大有一跃入江之势。古镇的油房(榨房)、糟房(酒厂)许多,但都在上场,下场是不能有油房、糟房的,你在大鲤的头上一敲一榨,一蒸一熏,活物也成为死的了。岂不坏了古镇的风水灵气?
  
  

    热门排行